万物刍狗

作者:美菲斯特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1-02-26

船员们早已等得心焦,纷纷附和,大副基里连科打圆场说:“能回太阳系就好,别再抱怨啦。”

宽大的落地窗几乎被木星斑驳的庞大脸庞塞满,木星大红斑犹如巨人的眼睛,注视着审查庭里发生的一切。一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背对木星坐着,身形僵硬,如雕塑般沉默。

经历了那件事,上级没有允许他返回故乡地球,先被押解往木卫二的“新欧罗巴”殖民地接受审查。从禁闭室带到审查庭的这一路上,他无法直面舷窗外面木星那红与褐交织的表面,奔涌旋转的大红斑仿佛会将他吸进去,就像之前他亲眼所见船员们遭遇到的景象。

三位审查官中间的一位站起来,冷冷地望着恐惧失神的中年人:“恒星际巡回调查委员会第1025次审查开始,台下之人,请报出你的姓名。”

中年人没有与他对视,答道:“阿尔贝迪亚,星际采矿站运输船‘利维坦’号的船长。”

审查官走近几步,几乎与中年人面对面:“船长,请看着我,回忆一下整个事件的过程。”

阿尔贝迪亚勉强抬起头:“那时‘利维坦’号飞船离开无人采矿区不久,我们的飞船刚刚转入超空间飞行……”

审查官打断他:“‘不久’是多长时间?你汇报时,请务必弄准确时间。”

船长楞了一下,说:“大约半个多小时。”

审查官与其他两位交换一下眼色,勉强道:“船长,对于你们只能精确到这个程度吗?请继续吧。”

阿尔贝迪亚怔怔地看着他:“当时我们以太阳系为目的地,按计划飞船会跨4.2光年的距离,然而跃迁进入超空间之后,却传来警报声。大部分人员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1、 

阿尔贝迪亚的思绪回到那一天,半人马座星域距离太阳系4.5光年的小行星上,有一处大量采用机器人的采矿区,切削机、挖掘机、提升机如工蚁群在矿坑矿洞中忙碌,六座足有十层楼高的化反炉24小时不停运转。延伸出的栈桥上,举升机器人将六座货柜两两相连,搭载在飞船的三个侧面,使得整个“利维坦” 号看上去像六棱柱的矿石。

轮机长佐尔格建议道:“船长,今天货运机器人有些慢,搭载矿物花了太多时间,我们比计划推迟了半个小时,该进行超空间飞行了。”

船员们早已等得心焦,纷纷附和,大副基里连科打圆场说:“能回太阳系就好,别再抱怨啦。”

阿尔贝迪亚说:“算了,没关系。全员注意,奇点引擎充能,准备空间跃迁”

就在“利维坦” 号开始超空间飞行之际,采矿区的监控屏幕中忽然出现一颗黑色球体的影像,整个采矿区的引力开始扭曲,值班的矿工们感到靴底慢慢离开地面。

强大的引力将大型设备撕扯得四分五裂,人类矿工接连浮空,他们的血液、体液被真空快速挤压出来,肉体像靠近火源的黄油般融化。一位矿工被引力撕成碎块之前,最后看到的景象是六座背倚山壁而立的化反炉扭曲变形,来不及发出痛苦的呻吟,提炼的矿石连同金属炉身一起被吸向黑色球体。

球体表面如黑曜石般光滑,采矿区的机械和矿石竟然接连没入这弧形黑色镜面,如被沼泽吞噬殆尽。黑色球体静止在太空中,似乎在搜索一片狼藉的采矿区是否还有漏网的食物,确信没有漏网之鱼后,黑色球体周围的空间产生肉眼看不见的翘曲,竟然也在准备超空间折跃。

那时船员们沉寂在即将回家的喜悦中,再过一个月就到家了,几位在采矿时面对陨石雨毫无惧色的船员,看到自己家人的全息照片时泪流满面。尤其是大副基里连科,端着手里婴儿的全息影像,爱得放不下:“宝宝,要保佑我回到地球啊。”

船长正想着回利维坦矿业集团后为他们多争取一些补贴,飞船AI冰冷的金属合成音响起:“注意,异物接近!”

警戒雷达屏幕上,一个诡异的光点在接近飞船。船长极为诧异:“不可能,在超空间当中怎么会有追击者?”

人类在超空间飞行时无法行动,整个身体仿佛固定在琥珀里的蚊子,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物体接近,唯有人工智能可以冷静的反应。飞船主电脑让奇点引擎停止运转,黑天鹅绒般的宇宙出现六面体截面,庞大的六棱柱石英块刺破虚空,“利维坦” 号从超空间中脱离。与此同时船长看到一个怪异的球体出现在飞船后面,表面绝对光滑的黑色球体映照着整个船体和星汉灿烂的太空。

“真的只能用‘异物’来形容它。”阿尔贝迪亚擦一下额头淌下的汗水,说:“令人不快的东西,全黑的表面像是在封印未为人知的历史,还有诡谬的能量。”

大副基里连科报告说:“现在距离太阳系0.9光年,由于从超空间中紧急脱离,货舱发生破损,佐尔格已经去检查了。”,

船长皱着眉头说:“我们对那个东西的了解如此有限?”

“材质不明,只能测量出直径约30米,距离我们10.7公里,外形浑圆,像是颗小行星。”

“但是小行星能自行飞越超空间吗?”

“假如是艘太空船,那它的引擎在哪里?”

船长只能派出外出采集矿样的小艇抵近观察,橄榄形小艇从飞船腹部漂浮到宇宙空间中,它带有两对机械手,像觅食的螃蟹般慢慢接近黑色球体。阿尔贝迪亚对驾驶员说:“萨姆,别进到50米之内。”

橄榄形飞船内,体格壮硕的船员萨姆应答道:“船长,知道了。”

阿尔贝迪亚宽慰道:“说不定是第三类接触,我们第一次遇见外星智慧生物的飞船。”

基里连科忧心忡忡地问:“没问题吧,距离这么近?”

阿尔贝迪亚望着逐渐接近目标的橄榄形小艇,说:“光是等待解决不了问题,至少我们可以表示友好,是不是?”

一个冷静的声音响起:“表面物质像是超高密度的有机物,遥感仪能扫描到不规则的脉冲,脉冲无法解析为特定的发光信号,飞船电脑判断可能不具有规律性和意义。”

阿尔贝迪亚和基里连科侧目而视,说话的是船员卡朋特,他身材颀长、四肢纤细,那是常年生活在低重力宇宙空间中所致。卡朋特细长的眼睛盯着屏幕,若有所思地说:“假如是太空飞船的话,它的反应并不怎么具有智慧吧?船长,是不是考虑天体或太空船之外的可能性,好比说生物之类的?”

萨姆靠近到60米之内,他开启反向推进器停住橄榄形小艇,问:“要我怎么办,放烟花吗?”

阿尔贝迪亚船长摸摸鼻头,说:“用粒子射流雷达,通过本船进行两点透析探查内部。”,

卡朋特说:“已经在做了。”

他接着说:“顺便提醒一下,船长,检查一下超空间航行时用的高速通讯好不好?假如太阳系的中继站也有发现异物接近,援军说不定能赶快来这里。”

阿尔贝迪亚船长点头称是:“说的也对。”

卡朋特指指后面的通讯官,说:“林世楠已经着手在做了。”

一个短发的亚裔船员往这里看了看,示意已经开始搭建回溯通讯,阿尔贝迪亚船长感叹道:“真是一点漏洞也没有啊。”

基里连科笑着说:“他们是在宇宙各个殖民地中出生成长的新一代,船长。在这种情况下,地球出生的人,脑筋没有他们转的快。这批新世代渐渐开始加入太空任务了,他们的平均寿命甚至比我们高,是不受地球重力所约束的新一代。”

“唔……”阿尔贝迪亚端起一杯咖啡掩饰心中的不忿,暗忖:有学者说过,人类也该适应宇宙,逐渐开始新的进化。难道我这样的老古董船长该退伍了?

林世楠忽然报告说:“无人采矿区被吞噬了,在我们进入超空间前的一瞬间被破坏了,我们所发送的高速通讯全都落空了。”

无人采矿区的残骸影像被传入大屏幕,基里连科惊恐地说:“那家伙把采矿区嚼烂了,难道是紧追在我们的后面,预谋已久?”

阿尔贝迪亚船长感到不妙,对着通讯器大喊:“萨姆,立刻回来,这家伙说不定有敌意!”


2、 

已经晚了,黑色球体顶部出现一圈璀璨的的光环,光环向外散射着一圈圈妖冶的白光,在前盘成大环,由前至后环环收细。那光球仿佛有生命,用白光俘虏萨姆的小艇,将它吞噬下去,所有船员看到橄榄形飞船犹如被巨手揉捏挤压,绞成麻花状,萨姆的惨叫回荡在通讯器中。船长大吼:“激光武器解除保险,主引擎全开。”

基里连科惊呼:“它靠得更近了!”

电磁轨道炮和舰载激光武器火力全开,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武器向黑色球体倾泻而去,似乎要将它万箭攒心。  

然而那颗黑色球体似乎在激光炮打击下毫发无损,瞬间跨越1公里的距离贴近利维坦号,引力陡然间加大,电磁波发生紊乱,飞船内部所有仪器失灵,船体像癫痫病人一样剧烈抽搐,屏幕上红光闪烁,掉落的装甲碎片像暴风雪在战舰周围掠过。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黑色球体如水蛭般咬开外层装甲,在利维坦号内部吞噬起来。

卡朋特平静地报告一系列灾难:“奇点引擎遭到撞击,重氢燃料槽脱离,主喷嘴全毁,正常推进部位机能丧失。”

阿尔贝迪亚大喊:“所有人穿上宇航服,准备紧急抢修!”

基里连科急忙指着屏幕说:“我们忘记佐尔格了,他还在后面的货仓里,在这里,就在那个不速之客的旁边。”

他连线至货舱的公共频道,屏幕里佐尔格像被困在神灯里的精灵,气喘吁吁地报告说:“船长,因为撞击而突发故障,门被锁死了。”

阿尔贝迪亚急切地问:“你有没有受伤?轻伤啊……稍等一下,我们马上来救你。海西斯你跟我来,其他人先留下。”

卡朋特看看周围套宇航服的船员,表示异议:“船长,这艘船已经失去航行能力了,我们不该早点儿进救生舱、弃船逃生吗?”

阿尔贝迪亚对他怒目而视,高声道:“胆敢说‘弃船’?在人还没有全部救出之前,谁也不准走。”

卡朋特不为所动,冷冷地说:“只要那东西再动一下肯定就没救了,现在应该以其他船员的生命优先才对。”

阿尔贝迪亚扭头便走:“没时间跟你争辩,海西斯,咱们走。”

他经过基里连科时,大声说:“我不在时你代行船长职责,假如有危险,你可以下令救生舱全部脱离。”

基里连科急忙回答:“是的,长官。”

船长和海西斯乘坐滑行电梯前往后面的货舱,卡朋特目送他们消失,悄悄地对林世楠说:“这种古早船员的笨拙友谊,始于十五世纪三桅帆船时代的水手,一半源自甘蔗汁酿造的朗姆酒刺激脑神经,一半源自前路未卜不得不靠狂狺迷信支撑的茫茫航程。”

林世楠低声道:“感情用事的家伙,他们想送死让他们去好了。”

卡朋特看着屏幕,对林世楠说:“当黑色球体移动时,有非常强烈的引力波变动,那家伙似乎有办法自由改变自己的质量。”

林世楠过去与他一起解析数据,基里连科对卡朋特和林世楠挥挥手:“你们两个,为防万一还是先坐回自己的位置吧。”

卡朋特冷冷地说:“我们只是计算下,也是为了这艘船着想。”


3、 

阿尔贝迪亚还在向飞船后部移动:“你看那儿,海西斯,中心的奇点引擎看起来毫发无伤,这样就好。利维坦号的星际航行能力还在,不愧为是我的船。”

海西斯说:“可是假如奇点引擎也被它破坏了,怎么办?”

阿尔贝迪亚习惯性地摸向鼻子,可摸到的是方才紧急穿上宇航服的坚硬头盔,他恨恨地说:“它敢碰就让它碰吧,奇点引擎里有个粒子大小的微型黑洞在高速运转,是要是碰上,它保准会被吸个精光的。”

怪异的黑体暂时离开飞船,似乎在观察什么。卡朋特看着计算结果说:“是微型黑洞不会错的,与驱动炉里的同样大小,难怪它还能超空间飞行。”

林世楠悄悄地说:“不妙啊,假如发生爆炸的话……”

这时基里连科通报道:“船长他们抵达货仓了。”

激光枪调到低功率档位,船长与海西斯一人一边,小心翼翼地切割开气密门,货舱里各种管路、破片和结构件坍塌、堆叠在一起。

“在这边!”海西斯首先看到半截露出来的宇航服手臂,船长和他一起拉出奄奄一息的佐尔格。

突然货舱顶部能抗住陨石雨的装甲碎裂了,船长第一次与将他们逼入绝境的怪物面对面,纯黑球体挤压进货舱,居高临下地“看”向三个人。

海西斯急忙端起激光枪射击,却忘了激光枪现在调到低功率档位,可怜的红炽短光从枪口探出,只能当做切割机使用。黑色球体仿佛嘲笑不自量力的人类,原先光滑如境的表面倏地探出足有三米长的尖刺。长矛般的尖刺自前胸贯穿后背,当场刺死了海西斯,血珠从宇航服破口四散漂浮。阿尔贝迪亚大惊失色:“那家伙是活的,是生物!”

他赶紧扶着佐尔格逃跑,基里连科从公共频道里听到变故,大喊:“船长,快回来!”

卡朋特一把推开他,说:“闪一边去,船长听得见吗?那家伙似乎能探查出对方的能量,刚才感受到激光枪,然后才做反应。”


船长堪堪扶住佐尔格,方才海西斯的死状令他心有余悸,只觉得双腿一软,险些坐倒在滑行梯里。他不耐烦地说:“你现在跟我讲这个干什么?”

卡朋特不管他能否听得进去,飞快地说:“它很可能是靠本能来活动的巨型单细胞生物,所有的生物都要吞噬其他生物,来汲取生存所需的能源,假如一直进化到极限,就是吞噬任何物质的生物,也就是‘黑洞生物’。它很可能已经把自己居住的星球给吞食了,在消化时却引发了重力崩溃,所以变成了微型黑洞。这种黑洞生命体也像我们的飞船,拥有了垮超空间折越的能力。”

船长惊讶万分,一时消化不了这些信息。

卡朋特顾不上他处于深深的震惊中,继续说道:“它身体里有一个微型黑洞,所以不论小行星还是太空船都吞得下。”

过了一会儿,阿尔贝迪亚反问:“那它为什么要一直跟着这艘船?”

卡朋特知道他开始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了,悠悠地说:“这艘太空船的中心有个部位和它一模一样——飞船引擎加速粒子生成微型黑洞,引发粒子的高速环形运动。在环形加速器中心创造出一个时空扭曲的奇点,这奇点能够诱导物质发生湮灭,湮灭过程中,物质的质量以巨大引力的能量出现。微型黑洞的引力之巨大,会让周围的空间扭曲,飞船周围的空间发生形变,方可进行跃迁。”

船长难以置信地问:“难道它把奇点引擎当成同类了?”

“没错,奇点引擎的运转原理使得它非常困惑,而且质量和微型黑洞完全相同。面对与它几乎旗鼓相当的同类,它的最佳策略是,在对方壮大到能吞噬它之前,必须提前将对方吞噬掉。”

此时阿尔贝迪亚经过奇点引擎附近,信号顿时中断,,卡朋特转向林世楠:“已经没有时间说明了,弄好了吗?”

林世楠说:“几十秒前就搞掂了,奇点引擎的功率即将增强到最大。”

基里连科对两人自作主张早就心怀不满,恼怒地说:“慢着,你们两个小子是什么意思?”

卡朋特淡淡地说:“这还用问,当然是早一点脱离这艘船。”

基里连科指着他的鼻子,警告说:“小子,我不准你乱来,船长他们还没回来。”

林世楠忽然从后面将电击枪顶在基里连科后颈上,劈啪作响的电弧中,基里连科身体痉挛着倒在地上。卡朋特微微一笑,和林世楠一起将瘫软的基里连科拖到一边:“你怎么不开窍呢,这不是一两条命的问题,而是全体船员能否脱险的问题。”

他转向其他没反应过来的船员,高声喊道:“本船在70秒后会靠自动系统进入超空间,我们要在那之前逃离,快准备好。”

紧急救生艇从“利维坦”号一切可以打开的出口中加速飞出。此时“利维坦”号如同多次逆流而上但是功亏一篑的大马哈鱼,拼尽最后的力气将所有的鱼卵产出。卡朋特开启公共频道,对乘坐救生艇的人说:“逃出飞船也不能掉以轻心,假如那怪物真的去破坏奇点引擎的话,各个救生艇做好撞击防御。”

黑色球体犁开飞船的内部,向奇点引擎寻觅而去,所到之处尖刺乱舞,将钛合金的船体削开。“利维坦”号如同一条坠向深海的巨鲸尸体,肋骨毕露、内脏外翻,原本遒劲的肌肉而今像水管一样缠在身上,腹腔内部间或爆发出一簇簇橘色火焰。破损货柜里的矿石像簌簌飞雪般飘开,巨鲸满目疮痍的尸体周围环绕着一圈圈雪环。

黑色球体进入奇点引擎的一刹那,“利维坦”号靠自动系统折跃进入超空间,结果正如卡朋特所料,恰如一块石头丢入湖中,约等于数百颗核弹起爆的冲击波与辐射像涟漪般扩散。

林世楠心里冒出一句东方古语——“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佩服地望着卡朋特:“千钧一发,幸好百分之九十九的爆炸能量随着‘利维坦’号进入超空间,我们逃过一劫。”

卡朋特难得露出笑容,可是下一秒,他方才还泰然自若的脸上忽然现出痛苦的神色,卡朋特低头看看胸前扩大的濡湿血迹,又望向身后。卡朋特看到瘫软在地的基里连科颤巍巍地举起右手,激光枪正对着他。

难以置信的神情终于从卡朋特脸上消失,他不甘心地对门口喊出两个字:“船长!”

基里连科转头望向门口,恰在此时看到阿尔贝迪亚扶着佐尔格进来,瞪圆眼睛盯着他。基里连科羞愧与恐惧交加,浑身颤抖着将枪口指向太阳穴、扣动扳机。

“停手!”阿尔贝迪亚抛下佐尔格、冲向瘫倒在地的大副,可惜已无力回天,他灰蓝色的瞳孔已经开始扩大。


4、 

阿尔贝迪亚十分自责,他既没有阻止卡朋特袭击基里连科,也没能阻止他反杀卡朋特,唯有眼睁睁地看着共事多年的大副畏罪自杀。被关在黑暗狭窄的禁闭室里时,他曾经无数次设想:假如那时早点进入救生舱,还能阻止他开枪击中卡朋特。

这时审查员的问话,将他从回忆中拉回审判的现实:“实在没想到会有黑洞样的生物存在,当然船长你也明白,两个相同大小的黑洞相撞会什么后果吧?会引起难以想象的大爆炸。”

三位审查员身材颀长、四肢纤细,低重力环境长大的他们适应不了地球的重力,所以把审查庭设在木卫二的“新欧罗巴”殖民地。他们表情冷漠、语调没有丝毫波动,与卡朋特如出一辙,因为他们也是在宇宙中出生的新世代,脑海里没有“资历”、“论资排辈”的概念,“下级服从上级”的观念也很淡漠,任何事物被分成“可承受的代价”与“不可承受的代价”,在新世代那里,唯有冰冷的逻辑是可以依赖的。

阿尔贝迪亚告诫自己:“在他们眼中,地球的遗老遗少和已被严重污染的地球一样,充满污秽、早该被淘汰了。新世代和旧世代之间的冲突迟早还要爆发,基里连科、卡朋特和我只是时代的牺牲品。”

领头的审查员面无表情地说:“那次爆炸超过10的10次方吨当量,假如没被超空间吸收掉,那么距离0.9光年的太阳系免不了被爆炸所震撼。结论是——卡朋特所作所为是正确的。”

“至于你身为船长的失职之罪,等回到地球之后,会由恒星际巡回调查委员递交法庭,由他们审判,完毕。”

三个审查员冷漠地说完,站起身收拾东西。他们的脸仿佛都变成卡朋特的面孔,船长只感到一阵恍惚,基里连科被卡朋特暗算的一幕霎时间占据他的大脑,两边耳膜轰然作响。阿尔贝迪亚双手一拍桌子,不顾手腕被手铐勒出血,对起身离开的三人大声说道:

“你们都是在太空中出生的新世代,像我这样没赶上进化班车的人类,只能回到地球去等死吗?什么叫进化,生物又为了什么理由要进化?难道你们没有意识到,一种终极进化的生物已经来到门口,而你们只顾得上审判我这垂垂老矣的家伙,你们还是没有脱离人类社会狭隘的窠臼。”

三位审查员被他的言论所触动,一起在门口站住,怔怔地望着两鬓斑白、浑身颤抖的中年人。

阿尔贝迪亚转身望向木星大红斑,现在他已经有勇气与巨大的“眼睛”对视,悠悠地说:“在遥远的未来,当宇宙膨胀到极限、所有恒星都熄灭时,当所有生物都要迎接无法避免的灭亡,到时候唯一能生存下来的,只剩巨大的黑洞生物了吧?”

此刻他感到自己与新世代之间的差距,比起人类与黑洞生物之间的差距,微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阿尔贝迪亚转向三位审查员,目光灼灼地说:“假如黑洞生命,是宇宙本身为了重生而存在的,那么我们所看到的,就是生命进化的终极形态。”

尾声——

原本阿尔贝迪亚要去地球服刑二十年的,但他仍在服刑三个月后被紧急放出,登上太阳系联盟最先进的战舰“戈耳工”号,直面另一个怪物。

幽暗、寒冷的小行星带出现更加黑暗的怪物,比三个月前更庞大的黑洞生命体贪婪地吞噬木星和火星之间的小行星。不知道是在“利维坦”号爆炸中幸免于难的那个家伙,带着怨念追踪到太阳系、继续未竟的夙愿;还是另一个黑洞生命体循着同类的轨迹,来到食物充沛的太阳系满足口腹之欲。

谷神星、灶神星,那些最大的小行星消失在黑洞生命体之中,飞扬碰撞的碎屑中,它的身躯渐渐膨胀。战舰“戈耳工”号上全是“新世代”,他们盯着眼前屏幕上飞速变化的数字和曲线,没有被黑洞生命体所震撼,似乎只要再丢一个飞船引擎、加速粒子生成微型黑洞,然后把它们一起丢进光速折跃航行的超空间,就能和眼前的怪物相互湮灭。

望着眼前似曾相识的一幕,阿尔贝迪亚想起在“利维坦”号事件中屈死的朋友,眼睛充血几乎流出血泪,他指着屏幕上大快朵颐的黑洞生命体,对“戈耳工”号的舰长说:“你真的认为再丢一个飞船引擎,就能消灭那怪物吗?”

舰长瞥他一眼,冷冷地道:“上级允许你过来,是因为你是唯一曾直面黑洞生命体的船长,然而我并不认为你的经验能有多大价值。”

舰长没再理会他,派出一艘无人驾驶、搭载奇点引擎的飞船飞向黑洞生物,阿尔贝迪亚颓然坐下,喃喃地道:

“当我们星系的所有物质都被黑洞生物吞食殆尽,或许它还会遇到另一个同样巨大的生命体。两个黑洞生物都竭尽全力地吞噬对方,结果就像‘利维坦’号的奇点引擎和它相遇一样……或许那就是所谓的‘创世大爆炸’,为了再次创造宇宙、创造物质、创造生命,大爆炸发生了,一个宇宙结束,另一个宇宙开始。到时谁又知道,创造这个宇宙的神,最初可能只是个单细胞生物呢?”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